53052636_837847006607395_7241641682297421824_n.jpg

撰文/余玫鈴

吳耿禎一直很活躍,才剛忙完為Aesop忠孝概念店開幕創作一系列的剪紙藝術作品,接著馬不停蹄地為自己即將在三月中於淡水雲門劇場的展覽做準備。搶在展期結束之前,和吳耿禎相約在Aesop訪談,這次的作品因為要配合Aesop簡約品味,他選擇了深灰、暗紫、金褐、靛藍等色彩元素,將裱在一層宣紙上,再用水墨畫手工染色,上面再用雲母粉點出晶亮效果的絹布為剪材,剪出肉身的疊影、果實與花朵,有一種接近部落的原始感,想像脫離了時間及空間,彷彿來到了洪荒時代甚至是外太空的狀態。

從與路易威登、愛馬仕到 Aesop等精品品牌合作,到將傳統剪紙轉化為當代藝術,並從平面延伸至立體、空間作品,吳耿禎跟很多絕對藝術家很不一樣,他的思維遊走在不同領域之間來去自如,他的作品橫跨精品時尚和生活藝術,豐富多元又令人驚喜萬分。

很難想像,這樣一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,本人竟然是靦腆的大男孩,在鏡頭前,他難掩害羞神情,擺姿勢時也略顯緊張動作有些放不開,後來是攝影師不斷鼓勵下終於漸入佳境。但他在聊到自己熱愛的創作時,表情瞬間變得溫和,眼神散發著亮眼光芒…原來,從生活中湧現靈感的實驗性作品,才是一直支持他一路走來的原動力。

01.jpg

大學念的是建築,之所以會走到藝術這個圈子,吳耿禎說其實是當時根本沒有想過的事,「在大學的時候,自己很常做一些有的沒的計畫,奇怪的實驗性的東西。剪紙是我大二的時候,因為我的工作室剛好有一面向西邊的大窗戶,當時我正在做關於記憶中家鄉溪流水的印象,突然想到剪紙或窗花等元素正好可以透過窗戶展現,這就是我第一次嘗試拿起剪刀剪紙,種下了日後剪紙的契機。」他笑說,剪紙的前五年都是隨便剪,對於剪紙背後的意涵認識還不深,印象中剪紙是一種代表民間的藝術,紅色的剪紙帶有東方喜慶的味道,直到2006年,獲得雲門基金會「流浪者計畫」獎助,到黃土高原走了一遭。

05.jpg

任何人對於自己的第一次旅行應該都會有特別記憶,尤其是一個人去了陌生的地方長達兩個月。高中就與家人切割關係,一個人獨立生活,對升學體制的不適應,波波折折才從大學畢業,從來沒有出過國的吳耿禎,趁著「流浪者計畫」走進剪紙文化的原鄉陝北,吳耿禎從延安、到安塞,至綏德、洛川,拜會了鑽研陝北民間藝術的學者,尋找剪紙技藝精湛的老婆婆,才體悟到剪紙其實是與當地人生活緊緊相連著。「其實我到的時候,好的東西只剩一點點,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後,很多老傳統遭到意識形態的破壞,剪紙相較於書法、水墨等藝術比較草根,但因為剪紙沒有辦法長期保存,只能靠著代代相傳,女兒承襲了媽媽的技巧後又加了自己的想法,但已經和原本不太一樣。」

回來之後,吳耿禎壓力很大,面對現實生活的無力,煩惱就學貸款該怎麼辦時,接到劇場舞台設計的邀約,在那一年,他還是不放棄持續剪、持續創作,直到申請到朱銘美術館駐館藝術家的徵選。「那兩個月是我人生中唯一可以不用為了什麼,可以讓我正式純粹做東西的地方,所以我就卯足全力地做,讓我慢慢意識到,我可以開始走自己的路,不管是剪紙,或是其他的合作計畫,對我來說都是多方面嘗試。後來我應邀約做了很多作品,被牽引著進入藝術創作的生態裡面,但其實我並不了解也不熟悉藝術界是怎麼回事,跟很多藝術家相反,我在那幾年磨練跟各種介面溝通,慢慢摸索創作對人的意義是什麼。」

02.jpg

一般人對剪紙的印象還是停留在很傳統的印象,吳耿禎思考著如何把剪紙轉化成當代藝術,突破既有的包袱,因此他藉由很多不一樣的形式,結合繪畫、攝影、詩歌、錄像、雕塑、空間設計,剪已經被轉化成很多東西,剪不一定是剪紙,也可能是剪一個時間,剪一個空間。他甚至在誠品ART STUDIO 進行的「藝術家生存工作表」的剪髮計畫,不同的人可以跟吳耿禎預約剪髮,交換一個東西,等於是在限定的時間、空間下,做一個對藝術的提問。

跟路易威登合作,其實是吳耿禎參加LV與帝門藝術基金會聯合舉辦「Journey in My Mind」徵選,成為第一個在LV Cultural Space舉辦個展的藝術家,吳耿禎反而是跟愛馬仕合作時,才真正貼近「品牌合作」,「很少有藝術家會去要求Hermès提供材料,其中幾件對方可以典藏,但其他的可以讓我自由運用,這是我一步一步突破困難溝通的成果。這次我不但要處理自己的創作系列,還要處理來自巴黎的 petit h工坊將廢棄、缺損等皮革、絲巾布等瑕疵品,經過藝術家解構變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品,有藝術性、有趣,而且又環保。」

03.jpg

吳耿禎也透露,自己正在進行著一個浪漫的秘密計畫:他去世界各城市旅行的時候,都會到圖書館,隨意找一本書,用手機的照相翻譯功能,把文字翻譯成中文,他就用那段文字現場創作,再把作品留在書裡面。「有一點點像是我期待的作品跟人相遇的一種方式,這個行為最有趣的部份是未知的相遇,因為沒辦法操控,所以最美。」

04.jpg

吳耿禎在雲門劇場展出的主題叫做「脆弱的種種美好」,也是一個實驗性十足的創舉,竟然要把紙作品放在室外風吹日曬雨淋!「我想要呈現紙跟雲門的自然環境呼應之後的時間的變化,逐漸壞去的過程。我的概念並不想要金剛不壞,而是看它慢慢脆弱之後是什麼樣子。」讓我們越來越期待,吳耿禎那驚人的腦力碰撞,將會做出如何吸睛的驚豔之作。

arrow
arrow

    小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