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40701_10208578830136083_7553801277080453518_n.jpg

撰文/余玫鈴

孫怡,一個以「做作」聞名的生活品味實踐家,外表看起來酷酷的,個性卻可愛得不得了,對於生活中每一環節的視覺美感要求近乎龜毛,甚至還因此開了一家複合式風格家飾店「SUNSET」。她為自己的辯護是,「我覺得我的『做作』應該是屬於『隨性的做作』,我不care 名牌,但我重視的是生活品質,在我自己的世界裡每樣東西都要很match,看似隨性的講究,就是我喜歡的品味。」

0._F3C2854.jpg

要探究孫怡為何會對品味如此執著,要從19歲獨自一人到國外生活開始說起。從小就對fashion有興趣的她,喜歡找一些冷門的外文時尚雜誌來看,但搬到洛杉磯生活之後,孫怡接觸到這個把「Refined casual lifestyle」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城市,才真的開始重視整體生活家居布置。「如果說父母、家人以及從小生長的環境給予我個性的本質,那我搬到美國獨立生活的15年,是對我影響最大的15年。不管是我看事情的觀點、想法,或是美學品味,都是那個時期建立起來的。」她接著說,「雖然洛杉磯不是有名的設計之都,但是我很喜歡那邊的隨性生活方式,當我拜訪我的洛杉磯朋友的家,發現到他們很注重生活環境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樣子,就算經濟狀況不見得很優渥,但是他們不管是從跳蚤市場找到一些復古小物,或是從IKEA等家飾店買單品來混搭,就能做出自己的風格,而且是好看的。當時我也是自己住,也開始試著自己觀察一些搭配的細節,品味習慣就在日常中慢慢養成。」

德國則是另一個讓孫怡驚豔的國家。「有一次我去德國慕尼黑,誤打誤撞走進一棟我覺得很特別的建築物,後來才知道是一所科技大學,當我走到它們的福利社,心裡想著:『好漂亮,是我喜歡的mordern極簡風!』用的是INST的椅子、長桌、大片的落地窗、復古的鐵燈、天花板是水泥,看起來就像是有設計感的高級餐廳,讓我驚豔到,品味的洗禮就是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,自然而然內化於心。」

而柏林也是孫怡很喜歡的一個城市,對她來說,柏林是一個沒有什麼不可能做到的地方。「它不是一個有錢的城市,因此很多建築物蓋到一半沒錢繼續蓋下去,成了廢墟。政府也很妙,發起一個只要申請許可,就可以自由「佔用」這些廢墟的計畫!年輕人們用豐沛的想像力在這些空間恣意創作,我好驚訝他們怎麼可以把空間弄成這樣,彷彿來到夢境,轉個彎就是一個你意想不到的景象,充滿創意同時又是有美感。」

1-3_F3C2965.jpg

於光復南路靜巷中開設的「SUNSET」,販售的商品都是孫怡精心從國外挑選的頂尖品牌,其中許多都是孫怡在洛杉磯、柏林時發現的心頭好。「剛搬到自己的房子時,常會請朋友來家裡吃飯,朋友總會好奇我的餐具、家具哪裡買的,也啟發我想要開一家店和大家分享的靈感。」

在空間中最吸睛的吊床,來自法國女生與德國女生共同成立的設計品牌BLESS,作品從家飾、衣服、配件都有,她們顛覆傳統,用很聰明的方法設計生活用品,結合功能性與設計感,「我身上目前穿的這件外套也是BLESS的,同一個版型可以是男裝也可以女裝,線條與剪裁都很合身,質料也很好。另外像這個把手,你猜是什麼?它其實很神奇,可以當成鑰匙圈,但是它最好用的是如果你手上同時有好幾個提袋,看起來很醜,你就可以把提袋們一起掛到把手上,變得非常好看。異想天開的idea,卻可以做出非常特別的商品。」

2-4._F3C2833.jpg

SOUDA則是來自紐約的當代設計師品牌,利用皮革車成模將水泥灌入其中,再把皮革剪開後,使得每樣商品都塑造出獨特的紋理,孫怡興奮地對我說,「仔細看這個燭台跟這個鍍金容器,可以看到皮革的車邊,或是灌水泥時產生的氣泡,對我來說這些不是缺陷,而是創作過程的印記。」

Deborah Ehrlich是孫怡直嚷嚷愛死了的手工水晶杯品牌,「水晶可以做到這麼薄真的非常不容易,第一次看到水晶這麼清透而且還是手吹的,這個系列中我最愛的是香檳杯,我一直在找好看又沒有杯腳的酒杯,我遇到它第一眼就喜歡,沒有囉哩八唆,線條很乾淨很乾淨,我完全就是無法抗拒。」

2-2._F3C2820.jpg

除了為台北人的新生活風格提案,孫怡還有新的想法,「目前算是第一階段的夢想完成,接下來我們找了一些台灣的年輕藝術家合作,過程中越來越接近我想要的這個空間的氛圍,帶給大家很不一樣的視覺感官。」她也希望「SUNSET」能慢慢發展出自己的品牌,為家居生活開啟極簡美學新扉頁,就像孫怡在柏林受到的衝擊:只要你想,沒有什麼不可能。

arrow
arrow

    小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